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佛教为什么摆放石狮子
 
 

联系我们

  • 卧龙工作室-嘉祥县长城石雕厂
  • 电话:13665373071
  • 传真:0537-6855252
  • 邮箱:995000336@qq.com
  • 网址:http://www.shidiao139.com
  • 地址:嘉祥雕刻艺术城
 
 
 
 

佛教为什么摆放石狮子


发布时间:2015-09-27 08:00:12 阅读:6382

   在印度,狮子自古被尊为百兽之王,象征人中雄杰或导师。公元前3世纪的孔雀王朝时期,阿育王征服整个印度之后,将雄狮的形象雕刻在石柱头上,就出现了石雕狮子,它象征王权和佛法。佛祖释迎牟尼出身于印度王族,又被誉为“人中狮子”,所以佛陀所坐的法座,也就被称为“狮子座”。佛教艺术造像中,一般是在法座上面刻画或蹲或立的石雕狮子一对摆放在山门或庙门口。寺院大门口石狮子,

  

  从十六国到隋唐时期的佛教造像中,佛陀的石狮子座在中国佛教艺术中的造型主要有二狮蹲守和三狮组合。

  

  我们在这里选出在壁画与造像中有代表性的石狮子座图像,来看看石狮子座在中华佛教中的具体样式。

  

  第一个石狮子座图像是这座禅定印的佛陀坐像,是公元2至3世纪的作品,出土于中国河北地区,是早期金铜佛像的代表作,现藏美国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

  

  佛陀身后有火焰纹背光,头部细密整齐的发丝、高高的发髻,梳理整齐的短鬓,三角形的衣领和身上的袭装质感很强,都表明这是一个典型的键陀罗风格的佛陀造像。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佛陀法座两侧那两个鬃毛蓬松飞扬、张口露齿的护法狮子,它们的腿如柱子般有力地挺立着,双腿呈八字形,身体微微向外倾斜,大张的口部似乎是在配合佛陀的微笑,也给人以笑哈哈的感觉。双狮的中间,是盛开在水瓶中的茂盛的莲花。显然,这两个狮子挺立的双腿表达的是用力扛起佛座的意思,而倾斜的身体与内伸朝向莲花的巨爪,则明显有护佑莲花的意味,这也是寺院门口摆放石雕狮子喜欢莲花座的原因,古代石雕狮子艺术中的南狮与北狮,寺院南方和北方摆放狮子也没什么区别,主要是根据主持师父的审美观。

  北京狮子,北方石狮子

  与同时期在中国华北地区出土的金铜佛像相比较,无论在造型的特殊性,还是铸造的精细程度与技术精湛方面,这尊禅定印的佛陀坐像都远高于其他作品,所以不排除这件作品是从西域地区流入的可能性。

  

  这个石狮子座张嘴露齿、身体略微外倾的双狮子图样,与1世纪株冤罗、键陀罗地区的石质佛陀造像完全一致。如赵玲在《印度早期佛教造像研究》中发布的政府博物馆藏编号为42. 2929的禅定佛陀造像中的石狮子座、西塔拉迎提出土的通肩坐佛双狮子座等,都是这样的狮子造型。而大约创作于2至3世纪之间的一件键陀罗的片岩雕塑作品(见图,佛陀安详地坐在狮子座上,两侧的狮子身体外倾、双腿柱立,与河北地区出土的这件金铜禅定佛座上的双狮子风格完全一致,两者的继承关系一目了然。

  

  第二个狮子座图像来自敦煌壁画,是敦煌莫高窟第272窟南壁北凉时期《说法图》中的双狮座。

  

  此图的狮子座为敦煌壁画中时代最早的狮子图像,它被绘成一只长着胡须的圆头猛兽。双狮座上的狮子是象征性的,因而消减了狮子的自然特征。其形象朴拙、简练,有几分汉代石雕的沉重感。狮子的前胸绘得强健有力,而头部则含糊地概括为椭圆形,颈部没有波斯或印度雄狮那种火焰状毛束鬃,下处画有一缕像辟邪那样的胡须。

  

  壁画中的石狮子座不但有这样按照传统固定模式描绘的一边一头狮子的图样,还有几种相对比较随意的狮子座图样也值得我们重视。

  佛像底座雕刻的狮子浮雕图

  一个不同的特例来自莫高窟第16窟佛坛主尊彩塑佛座南侧须弥座壶门里的晚唐双狮。

  

  这两头狮子,前面一头雄狮鬃毛竖起,怒目回首,叽牙咧嘴,对身后的狮子发威。后面的狮子鬃毛下垂,虽然圆瞪双眼,大张着口,却显得不够威严,倒有几分像供人玩赏的狮子狗。

  

  这两头狮子既然画于佛座上,当然有代表佛的双狮座之意义,但是却完全突破了那种狮子两两相对、整齐划一的模式,从一个侧面表明了佛教艺术中国化和世俗化的迹象。

  

  另一个特例是榆林窟第25窟内中唐时期的三个狮子组合的狮子座(见图5;敦煌研究院编《中国石窟·安西偷林窟》,文物出版社,1997,图版第38;《解读敦煌·中世纪动物画》。

  

  榆林窟第25窟是吐蕃统治时期的代表性石窟之一,其壁画艺术性很高。在菩萨装的卢舍那佛像中,画着狮子座,左右各有一侧面坐狮,中央一头为正面。正面的样式极为罕见,在壁画中完全正面构图的坐狮,处理相当困难。而这幅狮子画的效果却很好,其拥有坚实的胸脯、强壮的四肢、卷曲茂盛的鬃毛、有神的双目、漂亮的眉毛,虽张开巨口,却并无凶恶之相,倒有几分惹人喜爱的笑意。

  

  像这样由三头狮子组合而成的石狮子座,在华夏佛教造像与壁画中非常罕见,其源头可以在株冤罗造像中找到,如株冤罗考古博物馆收藏的这尊高69厘米的佛陀造像,是2世纪贵霜王朝的作品,它的狮子座就是由三头狮子的组合来表现的。

  

  这尊用红色的带有亮点的砂石雕刻而成的佛陀坐像,乃早期株冤罗艺术之典范。佛陀双腿屈盘,足掌朝天,结枷跌坐于由三头狮子支撑的台座之上,座上刻有铭文。碑文指出这是一尊菩萨的雕像,大抵是早期人们把到各处传法的佛陀称作菩萨的缘故。佛陀的体态与举止跟国王并没有什么两样。他身后所装饰的半圆形头光便是菩提树枝。正是在此树枝下,太子悟道成佛。佛陀背后站立两位男性侍从:手持拂尘的金刚手菩萨和莲花手菩萨,飞动的天女们正往佛陀身上散花。

  

  狮子座上的碑文曰:“佛图拉什塔的母亲阿莫哈西及其父母一道,将此尊菩萨像置于自家的庙宇中,企愿一切众生,吉祥如意。”

  

  这尊造像的狮子座上的三尊狮子非常经典,中间的狮子正面蹲踞,沉静自若;两侧的狮子相背而坐,将上身尽力挺起来,像是要扛住佛陀所坐的那个台座。早期株冤罗造像中的狮子座表现形式,还有一种两个带翼狮子在佛座两侧,挺立前半身,用力扛起佛座的造型。这个三头狮子的狮子座,也包含着这种扛起佛座的寓意。

  

  第三个狮子座图像来自石愚山房收藏的隋代(581-618)菩萨立像;陈奕恺《镌石法相之美—国立历史博物馆“北朝佛教石雕艺术展”记述》,《艺术家》1997年第9期)这是一尊汉白玉造像,高107厘米。菩萨头戴花冠,身披缨路,手持莲花,面带微笑,站在精美的复瓣莲台上,圆形的莲台下是长方形的狮子座,狮子座两侧是两个供养人,中间是地神手托摩尼宝珠,两边各有一个鬃毛蓬松的蹲狮,翘尾张口,举起前爪扶着摩尼宝珠,表示狮子护法的意思。

  

  在华夏地域内的石窟寺造像、寺庙造像及考古出土的南北朝至隋唐的各种石像、金铜造像中,虽然狮子的形象各有不同,或写实逼真,或肥硕臃肿,但是大多数的狮子座都是这样两头狮子相对而蹲的模式。

  南方石狮子图片也叫做南狮

  而下面这两件造像中的石狮子座比较特别,需要我们特别注意。

  

  一件是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北魏时期(386-534)的菩萨与维摩话并坐的造像(见图,其下双狮子的造像显然是来自当时可能已经流行的狮子舞中的狮子形象。那浑身拖地的长毛、夸张变形的头部、装饰性的双耳和花朵一样分瓣而飘扬的尾巴,与在狮子舞中由人所装扮的狮子一模一样。

  

  另一件也是收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北齐时期(550-577)石质造像,这是两皂并列的一佛二弟子二菩萨的造像,两个皂像下面是通常的以摩尼宝珠为中心的二狮子与二供养人。

  

  有趣的是,这两头狮子是分出了雌雄的。雌狮没有鬃毛,尾巴也很小很短;而雄狮鬃毛丰沛、尾巴不但长而大,像植物的大叶子般分出了三个叶片,非常张扬。

  

  在株冤罗、键陀罗的狮子座中是看不出有雄狮、雌狮这种分别的,况且从对王者和佛陀的赞颂与比拟来看,他们对应的都是威武勇猛的雄狮,自然不会在狮子座上雕出雌狮来。事实上南北朝时期的大多狮子座也没有这样的雌雄之分,所以这是一个特例。

  石雕狮子  

  显然,南北朝时期石雕狮子座中出现的这种一对狮子分雌雄的表现模式,是中国古代看门狮子分雌雄的滥筋,是中国文化讲究阴阳平衡的产物。

  

  将在中国发现的宋代之前的狮子座造像与株冤罗、键陀罗同类造像相比,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株冤罗和键陀罗狮子座上的狮子,要么是狮头向前的正面像、要么是双狮相背头向外侧的形象,而在中国发现的同类造像,尤其是石刻雕像,大多是双狮头向中间的莲花或摩尼宝珠。

  

  这个差别,可能反映了在佛教发展的不同阶段,艺术家或工匠所秉承的观念略有差别。

  

  双狮头向外侧的造型,其最早的观念源头也许是阿育王柱头狮子的观念—雄狮远望无边无际的四方大地,有威震万国、远播佛法的含义;而中国所创作的狮子座则更多地包含着双狮子护佑莲花、摩尼宝珠与佛法的寓意。

  

  从石狮子座佛像传入中国的时代来讲,在华北地区发现的一系列十六国时期的小型、便于携带的金铜佛造像是较早的。这些金铜佛像分布在由中原的洛阳地区沿太行山、燕山山脉的山麓向华北地区直至东北地区的朝阳的古代交通线上,这同早期来华传教僧人佛图澄等人的活动路线是相重合的。说明早期的僧人随身携带着这些佛像,到了城市或聚落则拿出铜像来传教礼拜。僧史文骸献中还记载释道安在传教时,有的弟子对他所携带的多尊佛像中铸造不甚精巧的一尊有所轻视,结果释道安在这尊佛像的发髻中发现了舍利,使得弟子们才恍然大悟这尊佛像一定有非凡的来历。可见当时的这些金铜佛像,有部分是来自西域地区的。

  

石雕狮子

 

 

  然而,十六国时期的这些石狮子座金铜佛像虽然是中国僧人和佛教徒最早礼拜的佛像,但并不是最早传入中国的狮子座佛像。最早的狮子座佛像至迟在三国时代就已经在南方地区的壶、魂瓶等器物上出现了一一虽然这些佛像并不是用来礼拜,而仅仅是作为一种神仙化的符号或装饰出现的。

  

  在我国南方的云南、四川、湖南、湖北、江西等地发现了汉末至西晋时期的佛教造像近二百二十处,其中有一部分佛像就是佛陀坐在狮子座上的形象,是株冤罗造像的样式。如南京雨花台长岗村出土三国时期青瓷釉彩壶上的堆塑佛像装饰即是典型代表;《佛教初传南方之路文物图录》,,佛像二尊凸出器表,佛陀高踞莲座,左右有双狮子头。

  

  显然,石雕狮子座佛像在三国时期以装饰性图样传入中国,在东晋十六国时期供佛教徒礼拜,南北朝时期走入兴盛。

  

  在山东青州、山东嘉祥县和临漳都发现了大批的北朝狮子座石像,而龙门石窟等北朝、唐代雕刻佛像中更有大量的典型图像。

本文修改于2017年4月29号

版权属于: 嘉祥石雕 (http://www.shidiao139.com/)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其他人阅读了:

 
标签:
 
 

在线留言

留言内容
用户名
联系方式
验证码 
 
 

留言记录

    暂无数据